KHYI

见此人请立刻远离

五流写手
一流流氓

结局的bgm
往下翻就找到了

下午好啊
美丽的小姐们

日常脑洞版◆此弟弟非彼弟弟

cp:安雷
  

卡米尔的初中部放假了
雷狮为了庆祝卡米尔迎来欢乐的暑假
准备带他去捉弄安迷修

卡米尔45º角望天,这个真的算庆祝么(눈_눈)
雷狮兴致颇丰的拉上了佩利和帕洛斯
准备海盗团集体出击

在世人的眼下
雷狮和安迷修真的是一对水火不容的冤家
见面就吵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帅气少年硬是被雷狮逼得脸黑了10多倍
吓的姑娘们对雷狮的敬畏又深了几分

然而在卡米尔这个兄控眼里
事情就变得很不一样了
佩利和帕洛斯不明白
但卡米尔可是从小和雷狮一起长大的弟弟
就从中感觉到了不同

以往雷狮讨厌的人可是在学校里呆不了一个星期以上的时间。
可安迷修,大半个学期都呆过去了。

平日里吵架,雷狮生气是生气,可事后又莫名的开心,佩利和帕洛斯认为那是捉弄成功的胜利的喜悦,卡米尔觉得。。。。
那是小学生捉弄自己喜欢的人后的开心

雷狮到没有想那么多
他就想换着法子整安迷修
最近安迷修对他的毒舌有点免疫了,又赶上卡米尔放假,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海盗团众人缩在一条小路的灌木丛后
贼兮兮的看着空荡荡的小路
原因无他,就因这是安迷修每日上学必经之路

卡米尔觉得这行为有点猥琐
抬头看见自家大哥神采奕奕的表情
终是没说出口

“喂喂,老大,安迷修过来了”
佩利扭头对雷狮汇报
雷狮点点头,轻轻拍了拍卡米尔
“去吧,大哥看好你!”
卡米尔压了压帽沿,走出了灌木丛
雷狮想了下,又叫帕洛斯去给卡米尔助攻
帕洛斯耸耸肩
接着也跟出了灌木丛

帕洛斯觉得卡米尔挺聪明,应该不需要自己出手
于是躲在一颗能听见他们谈话的树后面

而对自己已经被穷凶极恶的海盗头子盯上却浑然不觉的安迷修,正感叹天气的美好,然后就被一个男孩给拦住了
安迷修低头看了看卡米尔,觉得他五官有点眼熟,但也没有多想
出于礼貌的问了一句“请问有什么事吗?”
卡米尔抬手掏出了手机

不远处树后暗戳戳看着的帕洛斯见状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诶呦,不错嘛,难道是照片威胁什么的,挺上道啊。。。

安迷修不解的看着卡米尔,正准备再问一遍,眼前的男孩就把手机举到了自己的眼前
“麻烦给一下电话号码,我大哥看上你了不好意思要”

帕洛斯听完脚下一滑,差点以头抢树磕死自己

灌木丛里的雷狮见帕洛斯这种整人宗师都被吓得踉踉跄跄,以为卡米尔的恶搞非常成功,满意的笑了笑
不错,回去给他买蛋糕

然而另一边安迷修在卡米尔的坚持下给了手机号
因为他不知道卡米尔的大哥
是雷狮

结局 (安雷向)

安迷修视觉⚠️

—————————————
血液是温热的
这与师傅说的不一样
恶人的血是冰冷的
所以才能做到凉薄的夺取人的性命
这很奇怪,现在染满我衣襟的血
我还能清晰的回忆起它的滚烫
我不愿多想,毕竟终归会变得冰冷
像僵坠的蝴蝶

我在烟的燃烧里看着他离开
白色的头巾潇洒的飘扬着
荡起血的腥味,那破坏撕裂的味道
如你讲过的永恒,俄顷熄灭

你终究在我的脑沟回旋
可我不会为为恶人流泪,哪怕一滴
这是对无辜者的亵渎
哪怕宝贵的生命在我手里灰飞烟灭

是你输了
你该明白的,要向我挥起手里的武器
你想清楚了么?如果你曾拥有过那片星空
你不会不明白

那是什么季节
带着那深紫,毫无预兆的撞击我的脑海
那时候你把我推进水里,笑到弯腰
我不甘心,伴着惊恐的水生动物从水中爬起
冷冷的,像现在一样的感觉
我狠狠向你泼水,你没有躲,被水淋了一身
一滴一滴从发梢滑落,然后在眼角绽开
荡起那抹带着笑意的紫
不知是什么,在苍茫的心里悄悄发芽

现在你终于躲开,我寻不到你
你在什么地方?
伤爬上来,在我脸上裂开
为何要带走我黑夜里的星
给我一个人独自心疼的谢幕

在这布满荆棘的巢笼
他轻轻转身都会遭受伤痛
他应该坐在笼子中央
静看人们的恭敬与爱慕
但他不
他昂起高傲的头,证明自由属于任何人
他不闻不问矫情的悲哀
扬起生命的旌旗,跨步前进

我在走,可同样高傲的你在哪里?
哪里是你狂傲的雷,何处有你高昂的笑。
哪里都不会有了,我明明再清楚不过

你躺在透明的棺里,一如既往的高傲着
你的线条以平常的姿态张成近乎无礼的轮廓
冰冷中,我深吐着呼吸
我不该后悔,不该落泪
可那从心脏张裂开的痛,盈满我的身体
像被扼住了咽喉,只能在窒息中聆听痛诉
滑稽任性的小丑
紧握双剑的手不再平稳
毫无规律的抖动着
我真的赢了吗?
把那闪耀的星割裂,一片一片,冷漠的放弃
那一刻的痛,像你的眸
华丽到极致,再归于平淡,一如生命的历程

雷狮
两个字,深入心扉
我终究也不比你好多少
只是换个冠冕堂皇的名义,收割性命

再也控制不住的泪,只能任由它滑落
我是正义啊,不会接受邪恶
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那会不会是你,蛮横霸道的
在我心里打上你的印记
所以在那最后的温度逝去时
我才会痛得撕心裂肺

那究竟是什么?
你做了什么?
能让一个坚定的骑士哭泣
你做了什么?
让正义的骑士将邪恶刻入灵魂
你做了什么……
无数次的,我在心底质问
可你什么都没做
只是一个迂腐的骑士爱上了你
爱上了你眼中的星
爱上了你笑中的傲气
爱上了你的狂放不羁

那深藏在心底的嫩芽,早已成长为参天大树
禁锢着我的生命

根本就没有赢家
我们都一败涂地
败给了曾经最看不起的感情,名为爱的感情

血再次染红了我的衣襟,一样的滚烫
不一样的是,那不在是你的血,而是我的
我俯身轻吻你冰凉的唇
果然在你离去之后,我的心,只有在停止跳动时才不会痛吧
感受着渐渐冰冷的身体,是那么平静
我们终归是相同的结局
愿那个世界,没有邪恶与正义

有光

水里冰冷极了
雷狮仰面朝天
可以看到水面上斑驳的光的残片
原来
是不会浮起来的吗
也好
四肢渐渐麻痹
雷狮闻到了从自己周身散发而出的血腥味
终于走到头了啊……
微微勾起唇角
平静的张开四肢
任由身体缓缓下沉
水似乎变得更重了,从四面八方袭来压在身体上
沉甸甸的,动弹不得
窒息感蔓延上咽喉
折射入水的光愈发的暗淡,突然……
好想见一个人

他在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冷吧
有一股暖流从心口蔓上来
谁来着
哦,安迷修
思绪因缺氧而变得迟钝
眼睛好酸啊……
雷狮又闭上了眼
好冷……好冷

沉寂中
水波突然变得混乱
压迫感随着这波动减少了些
身体似乎可以动了
“雷狮!!咕噜噜…咕噜”
听到熟悉的声音
雷狮猛的睁开眼
透过扑在脸上的水泡,望进了一双眸
对上眼
他笑了笑,刚入水还不算太凉的手握上了雷狮的手
下意识的,想和他一起离开
可惜身体像灌了铅,无力与窒息缠裹着雷狮

动作停了下来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贴上了唇
脑袋开始变得清明

安迷修……
手上的力乎的变大,雷狮被迫的拽着往上游
用力摆动双腿
光愈来愈亮
眼前的人摆动着的衣襟开始清晰起来,棕发随着水波飘动着,近在咫尺……

“噗哈!”
温暖的光铺在身上
雷狮用力的吸了几大口气,麻痹的四肢渐渐回了知觉
一阵阵的痛传来,还没缓过来
雷狮就被紧紧的抱住了
闻着熟悉的气味,雷狮也不恼,静静由安迷修抱着
尽管对方勒得自己有些痛

“雷狮”
“啊?”
腰上的劲松了松,雷狮支起身子
与安迷修对视
见雷狮恢复了许多,安迷修紧皱的眉松了些
失而复得的欣喜涌入心口
方才以为失去对方的痛化为了委屈
安迷修抖着嘴唇,一遍遍的喊着雷狮的名字
愣上了一会
雷狮也察觉出了安迷修的情绪
他抬头用鼻子轻轻蹭了蹭安迷修的鼻子
互相交换着鼻息,他知道这样会让他安心
“我在,我在,别叫了,笨”
阳光下
安迷修咧嘴笑了笑
然后再次覆上了雷狮的唇
“好”


日常脑洞版(4)

cp:安雷
同居前提
(●°u°●)​ 」
——————————————————
半夜
安迷修陪雷狮出门撸串
在回家的路上
雷狮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于是在块到家门口时
雷狮一个健步冲进了家里
隔着门对安迷修说
“叫爸爸,我就让你进来”
安迷修没有说话














因为他有钥匙

日常脑洞版

cp:这章没
日常系



p1
(挂科)
丹尼尔宣布
挂科的同学们,从今日起,每晚放学留下补习
教室里哀嚎一片 痛骂老丹高示其
老丹微微一笑,看着补习同学以及其协助同学的分组名单,在心里默默道

诶~图样图森破~

佩利百无聊赖的翘着腿吹着口哨,往周围环视了一下,想看看有没有和自己一样的倒霉蛋,哈,这不,看到了雷狮……等等!雷狮?!!!!

佩利一个鲤鱼打挺,瞪着眼看着雷狮,然后又揉了揉眼睛,啊,老大还在,这不是幻觉

看雷狮挺无所谓的坐在哪,佩利突然很好奇,老大这个学院第四,居然也会挂科?于是贼兮兮的靠了过去“诶~老大,你也要补习啊~”

雷狮抬头瞥了他一眼,又低头专心转笔“怎么?不行啊?”佩利猛摇头“不不不,我只是好奇…好奇…”
雷狮“好奇啥?”

“老大,你是那科挂了啊?”
佩利话音刚落,雷狮就露出了一副非常不屑的表情



“品德”
“………哦”